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时间: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寰球视野 > 国内观察 >

掀起性教育的盖头来——杭师大附中的性教育探索

2014-09-3016086   来源:

 

日前,杭州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一年级的家长会让家长们眼睛一亮:家长会前,570余位家长被拉到学校报告厅,听一堂《向青春期的孩子奉献理智的爱》的讲座。

“我只在乎你,但是我真的不懂你”、“性文化氛围的日益熏陶,青春期提前已成为全球性的共同趋势”、“在孩子的一生中,考试分数重不重要?还有什么比考试成绩更重要?”主讲人是杭师大附中主管德育的副校长李莉,她用了23年时间让青春期学生和家长们直面“性教育”。

遮遮掩掩第一课

“青春期的学生生理和心理都发生剧烈变化。一方面,生理上的剧变使青少年对自己的身体变得陌生;另一方面,性意识的觉醒,性兴奋、性冲动的出现使他们萌发了对异性的注意和兴趣。许多人会因此感到困惑、紧张、焦虑、不安甚至罪恶感。”校长任学宝向记者介绍说。“性教育与其遮遮掩掩,不如掀起盖头。若缺乏正确的指导,学生很容易出现早恋,甚至是不当性行为,产生异性交往障碍等。李莉副校长从性生理、性心理、性道德、性法制、性保护、性审美和性伦理等角度出发对学生进行青春期教育,帮助青少年树立正确的性观念,引导他们正确与异性交往,使他们健康成长,效果显著。”

虽然李莉的第一堂性教育课是1999年开始的,但从1989年走上讲台起,她就酝酿要进行性教育课。10年间,她接触到大量的青少年性心理问题,男女学生之间青春期的懵懂、苦恼使李莉寝食难安。1999年,她开始带一个理科实验班,这给她实施自己的性教育计划提供了机会。

当时李莉的想法很简单,希望能给学生上一次青春期教育课——当时的教育生态让她不敢直接提“性心理辅导课”,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课程教会学生如何正确地把握情感。

第一节课没有教科书,只有一本由杭州市教科室编制的青春期教育口袋书。这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能够找到的仅有的参考书。

现在看来,第一节课很简单,只是讲了青春期的一些常识。那堂课除了所讲的内容,李莉最关注的就是学生的反应。交代了主题,她刚一开口全班就已鸦雀无声。她对视着右边的同学讲,左边同学渴望又热烈的眼神望着她和黑板,当她转过来对视这片渴望的目光,他们却又全都垂下头去。

讲到青春期女生的第二性征,那两个字李莉始终说不出口,只好改叫胸部。“同学们,青春期女性的第二性征是胸部发达。”男生却不愿意了:“老师,我们的胸部也很发达!”男生的逼问让李莉不得不再一次开口刻意地叫出那两个字“乳房”,惹来全班又一阵寂静。

性教育课成为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

既羞涩又尴尬的第一堂性教育课在一片寂静以及男生偶尔的刁难之后结束了。这堂看起来不动声色的课程却激起了花季雨季涤荡的呐喊。

过了两天,班里女生跑到办公室:“李老师,什么时候给我们上第二课?”

“我以为会到此为止了。压根没想过学生还会有这种要求。”李莉追述道。

于是,李莉精心准备的第二堂青春期教育课在同学们的要求下开始了。那本口袋书里的内容已在第一节课中用完了,李莉于是跑图书馆、逛书店,准备“一本正经”的第二节性教育课。

第一节课给她的教训是,这是一门科学,教师的羞羞答答说不出口会让那些开放的男生把自己逼到更羞涩的胡同里。讲课的老师都不能坦然,如何教会学生坦然面对青春期的生理和心理特征?

但是限于当时的教学设备,第二节性教育课仍旧局限在一张嘴和一块黑板上。

除了课堂上一如既往的安静以及静悄悄的渴望,这堂课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微妙的情感世界下是狂热的青春呐喊。

直到这一届学生高中毕业,他们都从未明显表示过对这节课的态度。每一届学生毕业的时候,学校有一个常规的课程反馈调查。出乎意料,这个班的很大一部分学生都最喜欢李莉的班会课。

学校老师很惊讶,一堂班会课能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也许这堂课的魅力只有李莉和她的学生们知道。

“恭喜有男生喜欢你,老师为你骄傲!”

李莉认为,自己“正儿八经”的第一堂性教育课是在2002年,那时候她已经是年级组长。

新世纪给这位年级组长带来了优越的备课条件:电脑、相机、DV,还有多媒体教学设备。

第一课的主题是“奇妙而烦恼的性心理”。还是那些羞涩又炽热的目光,还是那片涌动着青春呐喊的寂静。李莉的课件做得极其精美,漂亮又富有诗意的插图,各种苦恼又迷人的青春期故事,还有异性交往的引导和讨论。

课件的最后,李莉点击鼠标引出了这样一段话:男女同学的交往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有益的。少男少女对异性产生朦胧的情感是一种正常、自然和健康的事情,关键是看你怎么对待!哪个季节就做哪个季节该做的事情,等到青苹果熟了的时候味道才美!

“正儿八经”的第二课是一个情景剧,李莉组织学生自导自演:班里一个女同学来自农村,成绩优秀但是条件艰苦。寒冷的冬天生了冻疮。一天班里的男同学为她买了一双棉拖鞋悄悄放在她的课桌抽屉里。女生发现后很恐慌......

这是李莉曾经遇到的真实故事。当时李老师在这位女生的周记中知道了这个棉鞋的故事和女生的恐慌。她把女生叫到教室门口,这个女生满脸通红,低着头走出来。李莉跟她讲的第一句话是:“恭喜你!有男生喜欢你,说明你作为女孩子是优秀的!老师为你感到骄傲!”

女生听了这句表扬抬起头来拼命地眨着眼睛。她没有想到,班主任竟然会因为这种“难为情又胆战心惊”的事情表扬她。女生进教室前,李莉跟她讲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相信你能处理好。”

这个小情景剧被李莉在故事的每个高潮分割成了几个部分,分别组织班里学生对于男女生青春期的交往展开讨论。有女生说,这个男生有爱心又有责任感,很感动。有男生说,这个爱情故事好美。

送学生一个安全套:学会保护自己

讲完了青春期、爱情,下一讲该是性行为和婚姻了。

社会氛围对青少年的熏染使得孩子的青春期提前到来。一个女生在日记中写道:我们用太长的时间、太大的代价、换取了“爱”的经验,连滚带爬地长大了。

学校为什么不能在学生连滚带爬用“伤痛”来学习的时候,拉他们一把?已是副校长的李莉认为,在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以后,老师和家长的态度,远比这件事情本身对学生的影响更重要。

对此,任学宝校长很欣赏李莉性教育的“适时、适度、适当”原则。“根据学生需知、已知和未知的实际情况,在不同的时间段开设相应的课程内容,让学生摆脱对性的蒙昧和好奇,培养对性的认真负责的态度,学会如何尊重异性和保护自己,从而以理智良好的心态安全地度过充满困惑、躁动不安的青春期。”

这一课选在学生18岁成人礼的时候,李莉送给学生每人一个安全套。当时的大气候是,在学校和家庭中,很长一段时间里老师和家长都会用“那个东西”来代替它的科学名称。

问:这是什么?所有的学生都知道。问:它是干什么用的?所有的学生都知道它的第一个用途。但是第二个用途却没有人知道:预防艾滋病。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我们希望同学们可以用这个东西保护自己,但是它也只能保护我们的身体但是保护不了我们的心理。”

这堂课的最后,李莉告诉女生: 一个值得去爱的男孩,首先他会爱你胜于爱他自己,如果你的选择是慢慢来,那他一定会等你。还有一句话送给男生:千万不能因为爱一个人而伤害了她。

23年中,李莉从最开始一个人单枪匹马、零零星星的“掀起性教育的盖头”,到现在学校已经有了近十人的主讲教师团队,她也会频繁接到其他学校的讲座邀请,这让李莉欣慰无比。从上世纪90年代羞答答又充满渴望的学生到现在成熟得更早、懂得更多的学生,李莉觉得自己做的工作还不够。

在那场家长讲座上,李莉面对570余名家长说:“对于青少年性教育,现在来看,学校是走在家长前面的。分数可以帮助学生考上大学,但是学会怎么去爱、如何理智地爱却可以指导学生整个人生。”(特约记者 鲍丰彩 记者 叶 辉)